直播威海網✅✅✅

彩虹衛視,胭脂春意

  七分鵝黃,三分新綠。春風吹來,柳婆娑;天邊一抹胭脂色,日升日落時最濃。春天裏常常夢回,只爲懷念那朵還沒有盛綻就已凋落的桃花。夢裏胭脂醉,熱淚濕臉頰。

三兒的工作很忙,在一家公司加工出口件,過著三班兒倒的日子。沒辦法,平凡的人總要爲柴米油鹽付出代價。三兒的代價就是十八年的大好青春都用在了工作上。彈指間已四十挂零,唯一值得驕傲的是妻子溫柔,兒子懂事。

三兒有一個習慣,每到春暖花開的時候,總要請兩天假回老家,名義上是看望父母,其實是爲了看一眼家鄉山坡上那棵正花開燦爛的桃花。更確切地說是爲了看一眼埋在桃樹下的一處荒冢。

三兒時常望著家鄉的青山外發呆,潑墨的山形,遠樹凝寂。有時一直站到黃昏,看天空輕柔的暝色,聽歸鳥聲聲。山坡上那棵桃樹是他和瑩瑩親手種的,如今已枝繁葉茂,樹下成蔭。瑩瑩比三兒小兩歲,那一年瑩瑩十四歲。他們手牽著手一同到村後的山坡上放著羊,讀著書。

三兒和瑩瑩從小一起長大,又在同班,說是青梅竹馬一點兒都不過分。三兒學習很好,時常和瑩瑩談著理想,兩個人約定要一同考上大學,到山外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。瑩瑩學習不是太好,卻事事都順著三兒,三兒說要一同考大學,瑩瑩一百個支持。即使學習不好,也會一直陪著三兒學習,所以村裏人便會時常看到三兒和瑩瑩出雙入對,形影不離。就會有好事的村民開著他們的玩笑:瑩瑩長大了一定要給三兒當媳婦呦!三兒的心思都在學習上,瑩瑩卻羞紅了臉,如同一朵剛剛含苞待放的桃花。

在山坡上讀書時,有時瑩瑩故意把母親的胭脂塗到臉上,抹了紅嘴唇,在三兒跟前晃悠;問三兒:三哥,看彩虹衛視的腮紅好看不?大眼睛眨著,一頭長發甩到身後,等著三兒的回答。三兒嘴裏說著好看,眼睛卻沒有離開書。瑩瑩就會假裝生氣,三兒只好放下書,仔細打量著瑩瑩,嘴裏贊美著:瑩妹真好看,和桃花一樣漂亮!這句卻是三兒的心裏話。瑩瑩立刻轉憂爲喜,目視著遠方,眼裏滿是憧憬。

三兒和瑩瑩種的那棵桃樹,已經長到了一人多高,春來時滿樹的桃花開放,像是在山坡上燃起了一團火,樹下又會多了兩個少男少女的身影。有時也一同看小說,到忘情處,花瓣落在肩頭都沒有察覺。

一場狂風吹落了滿樹的桃花,也吹落了埋在三兒心裏那個美好的夢。就在兩人沿著村外的道路趕羊上山時,一輛疾馳而來的農用三輪車向三兒駛來,三兒只覺得身子一晃,被身邊的瑩瑩推到了路旁。三輪車駛過,瑩瑩卻是滿臉血迹倒在了地上。“瑩瑩……”三兒的喊聲震動了遠近的群山,久久回響在山谷中。

那朵桃花過早的凋謝了,花瓣隱進了泥土,已經走進了下一個輪回。瑩瑩被埋在了那棵桃樹下,沒有碑,只有一個土饅頭。春風透過樹枝,在輕輕地哭泣,鳥兒啁啾唱著挽歌。在三兒心裏有一座永遠不倒的碑,一朵永開不敗的桃花正在笑迎春風。清純的眸子,圓圓的笑臉,飄逸的長發,在三兒心中是一幅清晰的肖像。而現實裏卻是:伊人長眠荒冢內,只剩桃花傷春風!三兒的淚被風吹幹了,夢裏卻時常淚濕衾枕。

站在桃樹下,柔柔的風撫著三兒的臉,似那柔情的顧盼。桃花上一抹胭脂紅,染紅了春天,染紅了天邊的雲霞。雖然沒有成就一番事業,爲了心中的那朵桃花,三兒會好好活著。

春天裏的愛戀,一抹胭脂春意,讓人懷念一生,牽挂一生。

後記:時至清明,只爲祭奠一場清純的愛戀,祭奠已經被埋葬的夢!

再也不會爲突然有人離開而痛苦不堪,也不會再爲突然出現了某個人而欣喜若狂。有些人總是突然就從你的身邊消失了,然後慢慢從你的生活中淡去了,不是你們之間出現了某種問題,也不要總覺得他的離開就一定是自己什麽地方做的不好,其實這都很正常。因爲本來我們都在一路相遇,一路告別,你來到我的世界我離開他的世界,然後你離開我的世界轉身又去了他的世界。

一年一歲,你我同賞多少日出黃昏,人活一世,又能共度幾個春秋。很多時候我們還沒來得及相遇就已經錯過了,還有一些人我們遇上了可忘了彼此打聲招呼,後來也是匆匆而過,最終還是誰也沒能記住誰。那麽那些相遇後的意義又該是什麽?

當初我們一起看過同一部電影,一起哭的稀裏嘩啦。當初我們一起聽過同一首歌,一起學會了它的旋律,後來卻再也沒有一起合唱過。當初我們一起走過某些街道路過某個超市,當初我們一起坐在樹蔭下談天說地,講著自己給自己規劃好的未來,可是後來未來永遠都沒有來,而身邊聽的那些人卻早已換了一批又一批。

以前愛聽的《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》依舊還存放在手機裏面,只是現在誰也想不起來了。有些歌是隨著某個人帶到你的生命裏的,有一天那個人轉身離開後這些歌卻永遠留在了你的生命裏,輕易就生了根再也無法徹底根除。一旦你用一點情緒去將它們潤濕它們就能馬上發芽長大開花,這些花有好看的不好看的,也有香氣怡人的同樣有惡臭無比的。後來開什麽花已經不那麽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還願意讓它們發芽。

戀愛過的我們曾經不知道是因爲什麽就相遇在了一起,一起走過一些夜晚彼此取暖,一起靠嘴裏的那一點液體互相解渴,一起走過一段路,然後一起還沒有揮手告別就又相互離去,消失在彼此世界的最邊緣。

本以爲會記住很久,久到自己都記不住到底有好久了才會忘記,可突然發現有些夜晚早就想不起。一開始記住了一些人的正面,到最後卻連他們的一個背影都忘掉的一幹二淨。

每天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應該睡覺,然後不知道應該什麽時候起床,走在街上不知道哪是方向,在人群中不知道你們都去了哪裏。在另一條街上還是會在另一個人群裏?是睜著眼睛在休息還是閉著眼睛在思考?這些都是告別後的你我之間的距離,很近卻又隔著千萬溝壑,你不需要過來我也不用過去,因爲我們在告別後都還在等著自己下一次的相遇。而在那些相遇裏再也不會出現你的名字。

有些人就像是手機上無意間推送的消息,有興趣你會看一下,沒興趣的就直接手指一滑就刪除了。但其實不管你看還是不看結果都是一樣的,時間一久就忘了,因爲你知道明天還會有那類消息出現在你的手機上,也就沒有什麽好在意的了。

我們相遇後總有一天還是要相互告別,而那些告別後的你們能夠比以前過的更好就是那些相遇的意義。自己看過很多故事,有別人的也有自己的,現在可能我們早就沒有在一起,而那些故事會永遠幫我們年輕著。

我們一路相遇,然後一路告別,一路向前將相遇告別後的彼此推到回憶裏。有一天想起,不會悲傷,也不用覺得曾出現的那些人一旦離去就永遠不會再出現,其實他們只是在與另一個你相遇,與此刻的你告別。

我知道有一天還會有很多人離開,那就彼此相擁,道一句最後的祝福,彩虹衛視也知道還會有更多的人與自己相遇,那就面帶微笑輕輕地說一聲歡迎。

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3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