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optgroup id="e0p89z"></optgroup><noscript id="e0p89z"></noscript><button id="e0p89z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e0p89z"></stron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mgry5u"><strong id="mgry5u"></strong></optgroup><option id="mgry5u"></option><big id="mgry5u"></big><code id="mgry5u"></code><form id="mgry5u"></form><b id="mgry5u"><big id="mgry5u"></big><acronym id="mgry5u"></acronym><kbd id="mgry5u"></kbd><small id="mgry5u"></small><ol id="mgry5u"></ol></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f0n9ip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tr id="1yh3w3"></tr><font id="1yh3w3"></font><select id="1yh3w3"></select><dd id="1yh3w3"></dd><dl id="1yh3w3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blockquote id="1yh3w3"><thead id="1yh3w3"></thead><optgroup id="1yh3w3"></optgroup><option id="1yh3w3"></option><table id="1yh3w3"></table><dd id="1yh3w3"></dd></blockquote><font id="1yh3w3"><ul id="1yh3w3"></ul><style id="1yh3w3"></style><q id="1yh3w3"></q><select id="1yh3w3"></select><del id="1yh3w3"></del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火鳳凰之聖醫,任是“無情”也動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時間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浏覽:1617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家三口甲醛中毒,喜歡往家裏收藏書籍的人要注意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回,抽花瓶簽,她,抽到了牡丹,下邊一句唐詩:任是無情也動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,豔冠群芳。她文墨不輸黛玉,相貌可比可卿,才能不輸鳳姐,女工可比襲人。她飽讀詩書,嚴守禮儀,不失大家風範,可說是世間罕見之奇女子。身居大觀園,在衆姐妹之間可算佼佼者。襲人說,寶姑娘原配牡丹花。此言得之。牡丹,乃群芳之首,寶钗當之無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,安靜,沉著,活活一位冷美人。有人說,沉默是一種境界。寶钗正是這樣的人,把眼光放在高處,在沉默中冶煉性情。她從不多管閑事,她處事隱忍,不拘小節。然而,這並不同于黛玉的孤傲,寶钗有的,是內心的平和與安甯。這樣,她學會了冷眼旁觀,適時展現,贏得了賈府上下的一致好評。于是,火鳳凰之聖醫要說,這位冷美人冷得精彩!正應了古書上的一句話:寵辱不驚,閑看庭前花開花落;去留無意,漫隨天邊雲卷雲舒。她的“冷”,造就了她的平和,她的高人一等的安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,還是“無情”的。然而有一首詩中說:並不只有火才會歡笑/才會釋放熱能/有的冰/比火更熱情/只是一般人/識不透她表面的寒冷。這正是寶钗。她也有少女的嬌羞與熱情。她的真情,並不比黛玉弱,只是她把真情放在了內心深處,她不是所謂的第三者,她有屬于自己的愛情。她是愛寶玉的,盡管,寶玉最終選擇黛玉爲其靈魂伴侶。而她,依然不悔,也不求改變些什麽。然而,她深藏的如海洋般浩瀚的情感,又有多少人了解呢?真是“恨君不似江樓月,南北西東,南北西東……”再看她自己寫出的心情:不語婷婷又黃昏。透過宣紙,透過筆尖,蘊藏著多少綿綿不絕的情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,有著對生命的承諾:好風憑借力,送我上青雲。這是我們看到的寶钗,勇敢,自信,不屈。這一切都從她的一彎淺笑,一個眼神中流露出來。詩人聶魯達寫過一句話:當華美的葉片落盡,生命的脈絡才曆曆可見。當某一天,親眼見到一棵落盡了葉,只剩一樹枝幹的樹時,我想到了寶钗。她的生命就像這滿樹的枝幹,清晰,堅強,勇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來,命運對她背過身去,寶玉出家了。但她面對這一切,沒有怨言,她用她小小的身體,用她堅強的生命包容了這一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是“無情”的,因爲她有她的執著與堅定。這一定是世界上最最動人的“無情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曾極度自信,我引以爲榮的華夏文化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的一襲長衫,曆經千載風塵,堅守著“謙謙君子”的信念,履行著“非禮勿動”的公約,終落得“禮儀之邦”的聲譽!然而有一天,魯迅以尖刻的語調講述了一幕鬧劇:電車裏,幾個儒生謙和有禮,爲一個空位揖首相讓。開車時,這些依舊站立的“君子”在謙讓中摔倒。魯迅的指責,刺入千百年不曾治愈的沉疴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的一紙錦繡,唱出過“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”的纏綿,吟出過“今宵酒醒何處,楊柳岸曉風殘月”的悲淒,終熏陶出精通音律,擅長書畫的後主,斷送了一國江山。直到有一天,蘇轼以“大江東去”撲面而來,洗滌了詞曲中酸澀的腐朽,開辟了雄渾豪邁的新天地。這才是華夏攝人心魄的大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的精美八股,沿襲數朝淘出精英無數,他們滿腹經綸,妙筆生花。面對前來朝拜的洋人,他們以“異類”相待;面對精良的炮艦,他們不屑一顧。終于有一天,噴火的槍器擊落了他們的花翎,這才生出“洋務救國”的念頭。近代的恥辱,在無上的自信裏拉開帷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近乎固執地堅持,近乎盲目的雍蔽使你在近代落伍,所以,你廣開言路,以海納百川的大度接納著各式外來文化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粗暴地推倒有著百年曆史的老屋,粗大的柱子裏露出鮮紅的檀木。一位老人頹然蹲下,用手撫摸著花紋精致的磚瓦,用哽咽的語調講述著關于老屋的故事,和曆史一樣綿長,和畫檐一樣精美的故事。你的勇氣,是否來自于一張有著“現代化”標題的城市規劃圖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堅決地將發黃的古籍投入烈火,似乎要焚燒掉這百年的恥辱。你取下黑山白水的丹青,換成印刷考究的廣告;你合上沉重的史書,轉而品玩通俗易懂的白話文,所以,孩子們不知“孔融讓梨”的典故,愈加驕縱,愈加頑劣。你的取舍,是否源于一張有著“現代化”標題的參考說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仍然錯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熹有詩雲:問渠哪得清如許,爲有源頭活水來。一種文化若要有長久的生命力,就必得吐故納新;一種文化若要延綿不絕,更需要堅守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分相信自你使你腐朽,盲目追隨他人使你迷失。渠清如許,火鳳凰之聖醫深愛的華夏文化,在與外界的交流中,你能否清澈如許流淌依舊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3 2001